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男人们的抵抗】(第一人称改)(01)【作者:wgdsfbaddr】
【男人们的抵抗】(第一人称改)(01)【作者:wgdsfbaddr】
字数:31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突然觉得改第一人称会有意思些,于是有了这篇……

  「今天要穿哪件好呢?」

  我打开衣柜,看着里面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裙子,用手指一件一件拨弄过去,眼睛一件一件看过去,心中游移不定。

  都说女人的衣柜里永远少一件衣服,对于我,或许说永远少一件裙子更为恰当,我一直认为少女穿裙子是最唯美的,随风飘逸的裙子,长发披肩,这才是女人的味道所在。

  忽然我的眼角余光见到衣柜最边上有些瑟缩发抖的雄性动物,不由得莞尔一笑,差点儿就把他遗忘了呢。

  这种小虾米角色,落在本姑娘手里,偏偏摆出高高在上的大男人姿态不说,竟还叫嚣着要用他的雄性器官将本姑娘如何蹂躏糟蹋千百回,本姑娘向来赏罚分明,于是乎索性脱光了他,用丝巾将他双手手腕绑住吊在衣柜的挂衣杆上,再用另一条绑紧了手肘。

  他不屑,说就当丝巾是好妹纸送给哥哥的定情信物,不妨再多送一些,他好喜欢!当时,真的好想阉了他,呵呵,他从我的眼神中感觉到危险的气息,一下就慌了,对付这般好色的男人,本姑娘有比阉割更好的法子慢慢折磨他。

  定情信物?呵呵,本姑娘索性再送上一份嫁妆。当这浪荡公子做派的色男被强迫穿上绣裙时,他那羞愤难当的表情,实在是有趣得很。

  裙是最紧致最女人味的鱼尾裙,色是最诱惑的玫红色,上绣繁花朵朵,料子是质地致密且柔滑光鲜的上好织锦缎,裙子箍住腰间,贴合身体曲线蜿蜒而下,包裹住他的臀部和雄性器官,裙幅再逐渐收小,直到膝盖处才轻轻打开波浪层叠的鱼尾下摆。

  还在叫嚣的色男就像是被突然掐住脖子的公鸭,脸一下就红到了脖子根,在绣裙的拘束下,他的下半身变得曲线玲珑凹凸有致,两条大腿并拢在一起没有一丝缝隙,卯足力气也没法撑开绣裙,更好笑的是一番折腾后,他引以为傲的雄性器官本能地起了反应。

  本姑娘阅男无数,对男人躯体里的隐秘了然于心,那些超敏感的关键地带,就像开关,只要触碰到,快感就会一触即发。

  欲望已被点燃,色男扭动身躯,生涩地想要索取更多的快感,但注定无法得到满足,我就这样看着像被架在小火上慢烤着的色男,满意地关上了柜门。
  衣柜的隔音太好,以至于关上柜门后,接下来我完全忽略了色男的存在。
  此刻,正当我挑选心爱裙子的时候,就看到色男袒露的上身,在一堆花枝招展的裙子中分外显眼,他的雄性器官鼓鼓胀胀直直挺地被下压夹在两腿之间,从绣裙上可以见到激凸出小圆点,周围明显地润湿了一圈,那是男人兴奋时分泌的前列腺液,色男已经明显有筋疲力竭的虚脱感,双眼熬得通红,正用怯懦哀怨的眼神望向我。

  旁边挂着的裙子有些凌乱,看来昨夜色男没少在里面折腾,我挑选的兴致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由得有些恼意,哼!得罪本姑娘可没他好果子吃!

  我将一枚玉簪藏在掌心,解开了色男手肘的丝巾,轻轻擦拭鱼尾长裙上的湿润,色男如触电般身体一颤,口中呢喃着「我要……」

  「想要?呵呵……煎熬了一晚上,你就不想要激烈一些?」我浅笑盈盈地看着色男,手指绞住丝巾绕绣裙激凸的位置打转。

  色男一阵热血向下半身涌去,几乎是不假思索:「好妹纸,我喜欢更激烈些,让我……让我尽情射出来……」他的声音暗哑,一双眸子闪烁着的是赤裸裸的欲望。

  「不要乱动哦……我让你好好激烈地销销魂!」我又加大了些力度。

  色男舒服得呻吟出声,完全放下了防备,身体随着我手指的动作抽挺,我用指甲轻刮,确定了铃口位置,手中玉簪毫不费力地穿透裙子插了进去,直至外面仅露出玉簪珠花。

  色男身体里汹涌着的欲望象被闸口切断了,他嘶声惨叫:「啊!!!你……」
  「啊……怎么啦?弄疼你了?」我故作惊讶,捏住玉簪的手指忽然一抖。
  玉簪在体内翻搅,色男被束缚在衣柜里疼得直跳脚,在鱼尾长裙的衬托下,就像一尾离了水的鱼儿,无助地扑腾着。

  见到身下玉簪乱颤的珠花,色男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你……你插了什么鬼东西进去……呜……疼……」

  「哎呀,失手了,让你不要乱动,你偏不听!这下发簪都被你糟蹋得不能要了,你要赔哦……」我装作有些委屈,凑近了他,在他耳边吹气如兰娇嗔地说道,对付这些男人就要打一棍子给颗糖,才能让他们好了伤疤忘了疼。

  「我赔,我赔就是!好妹纸,你快些将发簪取出来吧!」色男露出色眯眯的表情,一脸讨好之色。

  「赔?你用什么来赔?要是你真的不动才好……」

  「不动!这回真的不动!好妹纸,一会取出来轻一些……哥哥怕疼……」
  「我才不信……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让我绑了才能不动……」我扬了扬手中的丝巾,嫣然一笑道,色男被我这一颦一笑勾得心头痒痒,浑然不觉在我的循循善诱下一直被牵着鼻子戏弄。
  虽说是要惩罚他,但也要他心甘情愿才有趣。

  「原来好妹纸喜欢玩绑人的游戏,你说要绑哪里?要不这里,哥哥再让你绑上就是!」色男晃动了一下手臂示意道。

  「你的手我可不要绑,男子汉大丈夫说过的话可要算数哦……呵呵……我就让你当一回顶天立地的伟男子……」

  丝巾在我的手上轻飘飘地浮起,变幻着不同的姿态。

  「原来妹纸还会变戏法,有趣!有趣!快些绑吧!」色男有些急不可耐道。
  我有意挑逗,让丝巾抚摸着他的脸,顺着脖子滑过胸膛,经过腰间如灵蛇般缠住臀胯,然后盘绕绣裙旖旎而下将他的双脚脚踝死死绑住。

  丝巾与绣裙摩擦发出轻柔的沙沙声,我看到色男吞了口唾沫,喉结滚动了几下,又是期待又是紧张,最后他手腕和脚踝被绑着的丝巾拉成一线,完全不能动弹。

  「妹纸,好妹纸,有点太紧了,松……松开一些吧……」色男开始有些不安。
  「你要是不愿意,我就不理你了,你就这样手顶天脚立地的站到天荒地老,再想想怎么赔我的发簪吧……」我唇角一翘,勾起一抹讥嘲,款步从旁边拿起一双冰绡丝手套,慢条斯理地戴上。

  「不……不不……我只是随口说说,不紧……一点也不紧……好妹纸,快替我取出发簪吧……」

  「不紧呀……那就再紧一些好了!」

  「紧……已经太紧了……不……妹纸……不要……」

  捆绑色男手脚的丝巾开始向两头拉扯,就连他身上的绣裙也在逐渐收窄,一阵骨骼被拉扯挤压的格格声音响起。

  「你刚才是故意的!呜……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放开我!呜呜……」

  「哎哟,被你看出来了,真是后知后觉啊……呵呵……插着发簪的滋味怎么样?销魂不销魂啊?」

  「呜……贱人!我就算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我笑了,笑的放肆妖娆,声音也笑眯眯的:「放心好了,你不会那么容易就死去的,这绣花裙子会慢慢收紧,将你勾勒出细腿翘臀小蛮腰的完美线条,变得比真正的女人还要有女人味,这个过程很漫长,足够让你对自己的下半身怦然心动,就算是做鬼也是一个对自己下半身动坏坏念头的怪蜀黍哦……」

  「不……不要这样对我……呜……求求你……绕过我这一次吧……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错了……昨夜在衣柜里我不该起非分之想,呜呜……可是我真的控制不住冲动……呜呜呜……我知错了啊……求求你绕了我……」

  色男哭的声泪俱下,看得出来,他非常怕死,尤其是死得这般屈辱不甘,面对绣裙他目光躲闪充满畏惧,可脸上除了极度痛苦却还还有一种娇羞之态。
  我伸手捏住他两腿之间玉簪的珠花,转动起来,「动歪念头了是不是?管不住了呀?让我替你好好管教一下它!」我手指一提一折,啪的一声,玉簪应声而断。

  断簪之痛,痛彻心扉,色男痛苦的大张着嘴,却连声音都发不出,我轻轻掩上柜门,没再看浑身颤栗发抖的色男,转身走到一旁拿起了一卷七彩纱,那纱抖开如烟霞,握在手中又极为轻软,长长一缕,极有韧性,扯不断,刀剑不伤水火难侵,我眼睛微微一亮,将七彩纱铺展围在腰间系好便走下楼去。

  我的名字叫我,今年17岁,新政府特殊警察成员之一,是许许多多男人一生的梦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