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倩宜VS舅父】作者:不详
【倩宜VS舅父】作者:不详
              倩宜VS舅父


字数:19300字

  当倩宜出现在舅父面前的时候,舅父有一种进入梦境的感觉。坦白说,倩宜绝对不是那种极品熟女,也许在很多人眼里甚至只能算中上水平。但……黑色体恤,黑色一步裙,黑色高跟凉拖下衬托的皮肤是那样的雪白。高耸的乳房傲难挺立,臀部把紧身裙几乎撑破,最要命的是那双令人血脉膨胀的修长玉腿,姣小光滑看不出一丝赘肉。不知道倩宜为什么对黑色如此垂青,也许是想尽一切可能呈现自己白皙的肌肤吧?

  舅父一向对女人的面貌不是太感兴趣,只要端正即可,但对她们的身材却极其挑剔,假如还有一双修长白皙的玉足,那绝对会令舅父越战越勇。很不巧,倩宜除了身高矮了一点,大腿内侧有一块胎记外,其它条件足以令舅父腰部下某个部位长时间产生膨胀现象。有女如此,夫复何求?

  外公外婆很早就去世了,老妈是长女,人又精明干练,所以她那边的亲戚有什么大、小事都找她拿主意。据说当初老公结婚时老妈对未来的倩宜不是很满意,理由很简单:那么喜欢穿着的女孩持家的本事必不会太高。(至今舅父都很佩服老妈的眼光,事实证明她的预言完全准确,倩宜直到现在都玩性不改,孩子都四岁了还经常和单位的同事泡舞厅、疯狂购物,成天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
  当然,老妈毕竟只是长姐,最终老公还是把现在这个妖艳的倩宜娶回了家。
  当初征求老妈的意见不过走走过场而已,还有一个最大的可能是希望老爸赞助一笔结婚的资金罢了。顺便提一句,老公和舅父们不在一个城市,离舅父们大概有五小时的路程,是个小县城不过交通还算方便吧!

  当初倩宜结婚时舅父见过一面,之后生孩子的时候因考虑到这边毕竟是大城市,医疗条件不错,于是在舅父家住了10来天,那是第二面。到今天已经四年了……听人说,这世上有一种女人生了孩子不但体型不变,甚至会比从前还好。
  不幸的是,倩宜正好属于这种女人。

  前两次见面并未给舅父留下多少印象,顶多觉得她穿着挺新潮的,没想到如今孩子都四岁了却把成熟女人的风韵发挥得淋漓尽致,皮肤越发白皙,身材凸凹有致,一双美腿不着丝袜,在黑高跟凉脱映衬下性感无比。唉……都怪老妈,快六年了仍然对人家的印象不好,搞得老公每次来家里做客都是自己来。最重要的是害舅父失去无数欣赏美人的机会。

  自从倩宜进了家门后舅父感到全身血液几乎完全集中在阳具下,眼光一刻也未离开她身体一寸之外,假如眼光能够杀人的话?舅父想,那双豪乳、美臀、玉腿早被千刀万刮了。

  不行,一定得把这美人弄到手,享受个昏天地暗,舅父暗暗发誓……

  一番交谈,舅父算把倩宜来意摸了个大概,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原来老公担心小县城里的育儿园教学质量差耽搁了孩子的前程,想把孩子转到舅父们居住的城市,找家好的幼儿园。为什么自己不来?嘿嘿!不是舅父吹牛,保证猜个八九不离十,又想叫老爸赞助一笔学费,好像上次结婚的资金还没还吧?如今哪好意思出面,只好把倩宜给支来了。

  听老爸老妈闲聊的时候说过,老公爱打麻将的毛病直到现在也未改,估计是不可能有什么存款。(事后想想,如果不是他那么好玩,又哪能令舅父和美艳倩宜尽享鱼水之欢呢?)

  自从有了邪念后,舅父满脑子都是倩宜丰腻的肉体,每次同桌吃饭时都幻想倩宜夹进嘴里的不是菜,而是舅父的阳具,甚至经常故意弯下腰偷看倩宜的玉足并猜测她今天穿什么样的内裤。舅父知道,再不采取行动的话舅父非崩溃不可,可哪里有机会下手啊?

  有时候,机会就在你的身边悄悄徘徊……不是吗?今天老妈把舅父叫进房里郑重叮嘱了一番,从明天起,舅父将照顾倩宜七天。原因很简单,老爸老妈要参加一个团队——新加坡七日游,旅游是假,陪几个客户去购物是真,说白了就是变相行贿。

  「关于你小侄子进幼儿园的事舅父打过招呼了,过几天会有电话来,最近留意电话喔,把电话内容记下来,一切等舅父们回来再说,对倩宜要有礼貌,舅父不想你小老公难堪,好好照顾她…………」

  后面的叮嘱舅父根本没听进去,照顾?放心,舅父会把她照顾得醉生梦死的,电光火石之间,N个计划在舅父脑海里反复酝酿,什么计划?当然是猎艳计划喽!
  和倩宜把爸妈送上飞机后,舅父故意拉下倩宜身后几步,狠狠的盯着她扭来扭去的臀部看了几眼,用不了几天,舅父将尽情享受这个美丽的屁股。对倩宜的身体是那样的渴求,连舅父自己都有点想不通。

  接下来的两天,舅父都克制住自己随时想把倩宜推倒在谢谢上狠干的冲动,对如此迷人的骚妇,舅父觉得强奸实在是一种浪费,而且舅父也没兴趣,对于男人来说,彻底征服你跨下的女人才是最大的满足。当然,舅父也没有成天无所事事,经过小心翼翼的交谈、试探,基本上倩宜的生活、喜好+ 状况舅父已套得清清楚楚,还故意乘倒茶的时候很巧妙的摸了一下她的手指。舅父清楚的感觉到,当舅父们肌肤相触的时候,倩宜迅速看了一眼,随即装出一付若无其事的样子。
  就这小小的动作令舅父信心倍增。嗯!今晚该行动了……

  乘倩宜午睡的时候,舅父把一瓶女性大都爱喝的甜红葡萄酒倒掉一半,又把一瓶后劲极足的威士忌灌进去。顺便把所有拖鞋全部泡进大盆里,因为舅父喜欢看女人穿高跟凉鞋的姿态,舅父觉得女人穿上高跟凉鞋后身材会更加诱人。可惜家里的拖鞋全是平跟的,接着打电话预订了几个丰盛的菜肴,约定下午6:00送到。

  一切准备停当后舅父躺到床上细细思考了一遍计划,预想了许多可能发生的变故及补救措施,期间脑海里数次浮现倩宜那迷人的胴体,激动得浑身糙热,恨时间不能飞驰,最后实在忍不住只好幻想抱着倩宜的屁股打了次手枪……唉!本来想把积攒了多日的精液尽情喷洒在倩宜子宫里的,现在竟然提前支出了。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睡着了……

  「咦!是不是你预订的菜肴啊?」倩宜敲着舅父的房门问道。

  「是啊!倩宜,今天是周末,舅父们不做饭了,你收下吧,舅父穿好衣服马上出来。」

  该死啊!送餐的服务员都到了,舅父居然睡了三个多钟头。立马起床穿衣,梳洗一番,喷了点香水,顺便在嘴里含了半片红参。以前有个酒量相当不错的朋友对舅父说过,含着红参喝酒不容易醉,舅父酒量很差,今天竟然舅父想令某个女人酒醉失身,当然得有所准备。

  「怎么叫了那么多菜啊?」倩宜用夸张的语调娇笑着。「嘿!今天周末嘛,天气那么好,舅父们喝点酒吧!」不等倩宜答应舅父就走到酒柜前把那瓶「特制」
  葡萄酒取了出来并找了两只容量最大的酒杯倒满。由于没有拖鞋,倩宜穿了一双水晶凉鞋,一只柔嫩的玉足挑着凉鞋一晃一晃的,又看得舅父一阵冲动。大概发现舅父盯着她的美足看,倩宜羞涩的说「怎么把拖鞋都泡在大盆里?舅父只好穿凉鞋了,唉!这根太高,穿久了不舒服。」

  「啊!是这样,舅父本来想洗洗的,突然有点困,就一直睡到现在了,不过……倩宜穿着高跟凉鞋很性感呢……呵呵!」

  舅父故意把「性感」二字说得很重,反正今天和倩宜的话题舅父都会尽量往性这方面扯,尽早酿造性趣。果然,倩宜听到这两个字后立刻低下头。但舅父可以肯定,她心里不知有多美呢,看那付娇羞的样子,真是恨不得马上将她按在地上蹂躏一番。

  情趣这玩意舅父知道要乘热打铁,乘她还在陶醉的时候舅父举起酒杯说到「来!倩宜,干一杯。嗯……祝你永远像现在这般艳丽、娇媚……」这句话也暗藏玄机,舅父故意说「像现在这般」,暗示现在的倩宜是最美丽的,比当初嫁作人妇还美,不说美丽,却说「艳丽、娇媚」自然是进一步增加男女之间的性趣。
  果然,这招马上奏效,倩宜脸噌的一下就红起来。之后只要马上看到舅父的目光立刻就避开并娇羞的低下头。女人……对付她们甜言蜜语永远是无坚不摧的利器。

  在舅父极罪恶的目的驱使下,两杯红酒很快就消灭了,这种混合红酒后劲相当厉害,饶是舅父事先嚼了半片红参,也开始全身发热。倩宜也如此,身子扭来扭去,鼻尖微微渗出几滴汗珠,和舅父谈话时已经隐隐含糊不清,声音也越来越大,长辈的意识逐渐消退,现在更像一个男人与女人在聊天。好!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舅父暗自高兴,差不多了……

  「倩宜,再过一个星期你就要回去了,真舍不得你走啊,以后还来看舅父吗?」
  舅父故意不说来看老爸老妈而说来看舅父,进一步拉近舅父们的距离。说完后努力用舅父所能做到的最迷人的眼光盯着倩宜。

  「来啊!当然会来,你想舅父来吗?」倩宜把身子往前一倾,略带暧昧的回道,看着倩宜那双钩魂的眼睛舅父几乎把持不住。「想啊!怎么会不想,倩宜那么迷人,真希望能天天看到啊,唉!真羡慕老公……」

  本来这句话舅父同样是想用老套的不断称赞倩宜美貌的甜言蜜语打动倩宜的,没想到不小心提到老公竟然令舅父之后的所有计划全部付之东流……不对,应该说是全无了用武之地。现在回想起来,也许倩宜骨子里也有一丝淫荡的本性吧,否则舅父是不可能那么轻易得手的……

  当时倩宜听到舅父提老公突然浑身一震,竟然托着香腮嘤嘤的哭出声来,这一着大出舅父的意外,之前制定计划的时候什么突发事件都想过了,唯独没想到这个。一时色心全消,赶快走到她坐的谢谢旁边,(舅父们没在饭厅吃饭,故意在客厅的茶几上)想摸摸她的头发又有点觉得不妥,正在手足无措的时候,偏偏看见倩宜的乳房随着哭声一阵阵上下颤动,刚退下的色心立刻复燃。

  最后干脆咬咬牙大胆一搏,托起她的下巴柔声问「倩宜,怎么了?让你如此伤心?」

  倩宜又抽啼了几声,忧郁的看着舅父,那情景令舅父差点去亲吻她的小嘴。
  「我老公成天就去打麻将,舅父每次买了新衣服问他好不好看,他从来都是不耐烦的随便应付几声,……呜……」

  「打麻将还是会情人,谁知道呢?……呜……呜……」

  哈!原来倩宜怀疑老公有外遇啊?这怎么可能?八成是性没有得到满足,胡思乱想吧?舅父的左手故意始终没离开她的下巴,同时不失时机的用右手亲亲抚摸倩宜的光滑的后背,后背有一片特别光滑,因为那里是裸露着的,抚摸的时候能感觉主人并未挣扎之意……

  「倩宜,不会的,任谁拥有那么迷人的女人都不会有外遇的冲动,舅父心疼还来不及呢……」在这里舅父故意特别突出了「舅父」字,目的很直接也很简单——现在由舅父来疼你吧……没有任何前兆,之前的计划全都抛开了,趁着倩宜酒劲上涌思绪烦乱的时候,舅父鼓足勇气舅父用自己的舌头把倩宜的泪水舔干,接着不安分的伸进她嘴里,手也慢慢的伸进前胸。

  啊!多么温暖的乳房,虽然没有舅父想象中的坚挺,却极有手感,当舅父确信乳头已经变硬后,舅父把倩宜放平在长谢谢上,用嘴一点一点的把内裤褪下,期间舅父发现内裤中间湿了一大片。

  原来,倩宜的性欲也是如此旺盛……再接下来,舅父的舌头已经轻轻分开倩宜的阴唇,不废任何吹灰之力占领了整个淫穴,来得如此之快,事先舅父绝对没有料到……

  略带腥味,有点咸咸的淫液不可阻止的流出来,尽管倩宜用压抑的呻吟想阻止下体对舅父的投降,却不知更加重了舅父进攻的欲望,倩宜两手紧紧抓住舅父的头发,越来越用劲,当舅父感到疼痛的时候,当倩宜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放肆。舅父想,倩宜的阴蒂已膨胀到了极限。仍然没有多余的话语,就像一对配合已久的情侣,舅父一只脚站在地面支撑着体重,另一只脚跪在谢谢上调整着姿势,捏着龟头轻轻的进入了倩宜的阴道。美丽的肉体,你终于属于舅父了…
  …舅父闭上眼睛,突然感到一丝疲惫,多日苦思的肉体现在已经在舅父的跨下任舅父冲刺,这是多么美妙的时刻。有了酒精的麻木,舅父的阳具坚如钢铁,同样因为酒精的缘故,倩宜全身发热红红的脸蛋不时吐出一阵热气,夹杂着发浪的呻吟。舅父没有加大力度,仍然缓缓的抽送。今夜,倩宜将完全属于舅父,舅父要令她在一夜之间享受不同的性爱,在这个城市的夜晚,会有两具肉体一直缠绵着直到天明……

  舅父半跪在谢谢上,看着倩宜因压抑自己快感而有些略带痛苦的表情,这种表情同样令人心醉。舅父依然没有变换姿势,感觉到倩宜的肉体在舅父阳具的冲撞下正努力适应她的「新主人」,舅父们配合得越来越默契。如此抽插了几百下,倩宜早就香汉淋漓,舅父用一个并不算舒服的姿势干了20多分钟也累得全身冒汗。

  酒精随着汗液逐渐蒸发,舅父的思维意识完全恢复,龟头处的神经末梢也不再受酒精控制开始敏感起来,舅父咬着牙又坚持了五、六十下。

  「倩宜!舅父想射了……」

  「……嗯……啊……」

  倩宜哪敢睁开眼睛,含含糊糊的答应着,憋着一口气舅父用尽腰力在倩宜体内进行最后的冲刺。终于,精液重重的喷射出来,力道之强,几乎可以想象喷溅到倩宜子宫壁的声音。倩宜完全成了一个荡妇,双腿紧紧缠住舅父的腰身,阴道使劲夹着舅父的肉棒,似乎要把舅父所有的精液全部控干,一滴都不剩。

  舅父眼前一黑,栽倒在倩宜怀里,老实说,舅父第一次用这种单一姿势干女人长达30分钟之久,真的吃不消,估计也只有倩宜能令舅父如此销魂吧!肉棒在倩宜体内逐渐变软,舅父实在舍不得拔出来,又过了一会,倩宜轻轻拍了一下舅父的后背小声说:「快起来,舅父去洗一下……」

  估计倩宜在那么窄的谢谢上被舅父折磨了30分钟也够呛的。舅父很想和倩宜来个鸳鸯浴,这本也是舅父设想好了的,但实在太累只好努力睁开眼睛点点头,挣扎着着爬下了倩宜丰腻的娇躯,肉棒离开了倩宜体内后,倩宜再次恢复了女性羞涩的本性,慌慌张张的跑进浴室。舅父躺在谢谢上合上了眼抓紧时间休息起来。
  不得不承认,老天爷有时很公平,既然那么轻松就干了倩宜,作为平衡法则付出的代价,也许就是令舅父累得像狗一样连共浴的力气都没有,唉!倩宜的娇躯,舅父暂时不能欣赏了,想着想着沉沉睡去……

  不一会,听到浴室门开的声音,舅父一扭头,倩宜头上包了一块浴巾穿着粉红色的睡衣飘然而至。全身肌肤经热水浸泡鲜活欲滴,虽然只露出藕节一般的手臂和玉足,但也许刚刚被男人干过吧,竟焕发出一种青春般的朝气,成熟少妇身上有着青春少女般的朝气这种极大的反差实在是惊人的风景,舅父当时只想到一个词汇「惊为天人」。看着舅父色咪咪的火辣目光,倩宜浑身不自在,脸蛋飞上两片霞红,舅父赶紧打破尴尬局面。

  「倩宜!你看电视吧,舅父……也去洗洗。」

  临走时顺手在她丰满的屁股上摸了一把,倩宜象征性躲了一下却并未避开。
  舅父有一个重大发现,倩宜居然没穿内裤。想象着睡衣下白花花的肉体,舅父一阵激动。放满水后舅父躺在浴池内,全身肌肤完全放松下来,消失的精力正一点一点的重新凝聚,拍了拍耷拉着的阳具,舅父确信只要经过某种刺激,必然能令他重振雄风。

  出来后看到倩宜懒洋洋的半躺在谢谢上,睡衣盖不住一双玉腿,任其交织着放在谢谢上,脚趾顽皮的翘着,似乎在勾引着舅父的双眼。看到舅父走近,倩宜显得有些慌张,低低的说「是不是很累啊?」废话,用这种姿势干了你半小时,你说累不累?

  舅父心里暗道,嘴上却像抹了蜜笑答:「不累,只要倩宜舒服,累死也值啊!
  洗个澡后完全恢复战斗力了,简直比刚才还有精神呢!「

  舅父淫笑着盯着倩宜美腿,握住了那双洁白的脚掌。倩宜听出舅父过份露骨的挑逗,一呆之下,赶快收回美腿,小巧的脚掌逃出舅父的手掌,从谢谢上坐起:「舅父……舅父累了,先回房间啦!」

  说罢就往房间逃去。

  「嗨!倩宜,舅父抱你进去吧!」

  舅父一把拉住倩宜,搂着她的纤腰。

  「不……不……舅父们不能这样……」

  「都那样了,还有什么不能的?」舅父心里一阵讥笑,手掌不老实的去摸她的股沟。

  「不要强迫舅父……」舅父猜想完整的语句是想说不要强迫舅父做不愿意的事吧?

  可惜舅父不会知道答案了,因为这后半句话还在倩宜的喉头就被舅父用嘴堵住。

  没废多少力气就把倩宜的牙齿翘开找到了湿滑的香舌,粗鲁的舔着,倩宜的鼻腔发出哽咽的鼻音,舅父用手指轻轻拨弄着乳头,不过几分钟就硬起来,倩宜的反应是如此强烈,喉咙里虽然还在哽咽身体却早已迎合舅父的手指。舅父一把抱其倩宜,看着她娇羞的闭着眼睛,手臂缠着舅父的脖子,微微笑道「倩宜,去舅父的房间好吗?」

  「嗯……」

  把倩宜放倒在床上,舅父脱去睡衣全身赤裸,倩宜一上床就把被子扯过来盖上,舅父心中一阵冷笑,一把扯开被子,像剥香蕉一样把倩宜剥个精光,倩宜两手交叉着护住豪乳,虽然仍有些害羞,脸上的春色却再也关不住,舅父第一次完整的欣赏倩宜的桐体,倩宜属于丰满的女人,丰满并不代表肥胖,白花花的肉体手掌摸过去肉很实在,欣赏了一遍舅父趴在倩宜身上用嘴含住乳头,舌头轻轻的划圈,另一只手握住另一只乳房温柔的抚摸着。

  倩宜鼻孔里的气息越来越沉重,舅父的舌头已经把倩宜上半身舔了个遍。
  「倩宜,用你美丽的小嘴让舅父的棒棒舒服一下好吗?」

  「嗯……」

  倩宜仍然不好意思多话,乖乖的伏下身子。

  「不……把你的屁股对着舅父……」

  毕竟是熟妇,不必说得太清楚就领会舅父的意思,舅父们成了69姿势。倩宜含着舅父的肉棒进进出出,舅父也没闲着,舌头把阴唇全部舔了一遍,经过上次口交,基本知道了倩宜的敏感地带,舅父或舔或吸,一会就把倩宜挑逗得欲火焚身,丰满的屁股被舅父伺候的左右摇摆,淫水更似溪流般泄个不停。菊花蕾也未放过,肛门肌被舅父舔得一阵紧缩,倩宜的口交技术说实话不算高超,有几次牙齿都触到了舅父的包皮,而且小嘴也只停留在龟头附近,不敢把肉棒吞到喉咙,不过就算这样舅父的肉棒也硬得像跟铁棒,估计能顶得起一张桌子。没办法,倩宜实在太风骚了……

  不一会倩宜几乎停止吞咽舅父的肉棒,不时回头看舅父,那哀怨的眼神似乎在求舅父,求舅父赶快把肉棒顶进去一解饥渴。舅父把倩宜拉倒在床上,一翻身趴在肉体,用膝盖打开倩宜的双腿,左手把倩宜的手拉过来握住舅父的肉棒,在倩宜温暖的小手引导下,龟头滑进阴道。舅父一吐气,腰用力一耸,「嗤」的一声肉棒全根刺入,倩宜的阴道壁早被淫水浸透,不废任何力气龟头就直捣花心,倩宜闷哼一声表示对舅父肉棒造访的欢迎,第二次侵犯倩宜的娇躯就此开始……
  这次在床上舅父可以很舒服的调整姿势,而且经过上次的亲密接触后不在怜香惜玉,每次刺入都全跟没入,再缓缓的拔出来,只留一个龟头,轻轻在阴道口摩擦一下后又用力刺入,下身全力冲刺。双肘支撑起来捧着倩宜的脸庞,欣赏着她淫荡的表情。倩宜还是有点放不开,不敢大声呻吟。身体却将倩宜的心态完全暴露,一双玉足钩着舅父的腰部晃来晃去,眉头紧皱,每次舅父的大力刺入倩宜就会把嘴张开含糊不清的娇喘,刺了几百下舅父的精关有点把持不住,赶紧伏在倩宜耳边说:「倩宜,翻过去,舅父想从后面干……」

  此时的倩宜百依百顺,乖乖的转过身,把屁股撅得高高的,舅父跪在身后,双手托住美臀,再次把肉棒用力刺进去。这次姿势调整得对舅父相当有利,主动权完全掌握在舅父手里,而且这个姿势也不太耗费体力,每次冲击舅父都使尽浑身力量,房间里充斥一片「扑哧扑哧」的声音,倩宜阴道的淫水大量涌出,把舅父的肉棒泡得更加肿胀,更加坚挺,舅父身子前倾用右手把倩宜头上的毛巾摘去,任一头秀发随着肉体的激烈晃动有节奏的飞舞。两只手固定住美臀疯狂把肉棒往倩宜阴道内冲刺。

  淫水越来越多顺着雪白的大腿内侧流到床单上印湿了一片。大力抽插了好一会,舅父毫无倦意,似乎在倩宜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气,丰腻的屁股两边竟被撞击成红色。倩宜此时再也顾不得矜持,浪声连连,似乎不让邻居听见誓不罢休,内心的欲火被激发到顶点。终于忍不住转过头来一只手抓住舅父的手臂,哀怨的眼神示意舅父把肉棒挺进到阴道最深处停留,舅父知道倩宜高潮来了,急忙用尽浑身力量狠命一挺,把肉棒留在深处,双手紧紧抓住倩宜美臀往自己小腹上使劲挤压,倩宜一声浪叫,阴精「突突」的冲刷着舅父的龟头,良久才喷射完毕。随后娇躯趴在床上,浑身像散了架似的再也没一丝力气……

  舅父把倩宜翻过身来面对舅父,肉棒轻轻的刺进去停留在里面,捧着倩宜脸庞温柔的吻着那里的香汗。休息片刻,倩宜的美目慢慢睁开,怜爱之情洋溢于表,伸出纤手为舅父理了理头发。

  「倩宜!刚刚舒服吗?」

  「嗯!……好舒服,你呢?」

  「舅父也好舒服,想不想天天都这样?」

  倩宜闭上美目,把头扭到一边微微点了点头,脸庞风情万种。舅父一阵狂喜,泡在倩宜阴道内已渐渐软化的肉棒又有了反应。

  「那好办,叫舅父一声老公,舅父天天都让你那么舒服……」

  「不嘛,羞死人了……嘤……」倩宜把双手遮住眼睛向舅父撒娇。

  舅父把倩宜的手拉开笑到:「乖!叫一声,舅父很想听呢。」

  「嗯……老……公公……嘻嘻……」哈哈!!!

  倩宜居然在舅父跨下和舅父撒娇开玩笑,当你的身体下压着的女人会主动和你开玩笑的话,舅父明白,这具迷人的胴体已能认定被舅父基本征服了!。在语言的刺激下,还没射精的肉棒又坚挺起来,舅父支起上身看着被征服的倩宜开始抽送起来。男人的威猛很大程度来自于女人的臣服,此时此刻,舅父内心已无任何包袱,抽送了几下,确信倩宜经短暂休息上次的高潮已逐渐消退,舅父采取跪姿,用膝盖打开倩宜双腿,双手抓住美足往两边尽量分开,倩宜的阴部彻底暴露在舅父的跨下。